裁判文书公开是依据国家有关法律及最高人民法院等有关规定,相关事宜请与各审判法院联系。
河南省伊川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伊刑重初字第1号
公诉机关伊川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向伟,男,1970年出生,汉族,本科文化,中共党员,副科级,原嵩县工信局副局长,现任嵩县工会副主席,现住嵩县。因涉嫌滥用职权犯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伊川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因涉嫌玩忽职守犯罪,2014年8月28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杨继红,河南凯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苏现斌,男,1965年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中共党员,原洛阳市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原洛阳鸿源化工厂负责人,住嵩县田,嵩县本届人大代表。因涉嫌诈骗犯罪,于2014年6月17日经伊川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并经嵩县人大常委会许可,同日被伊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涉嫌诈骗犯罪,于2014年7月1日经洛阳市人民检察院决定,次日被伊川县公安局逮捕。现羁押于伊川县看守所。
辩护人魏鹏龙,河南凯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杨灵敏,河南博同律师事务所律师。
河南省伊川县人民检察院以伊检刑诉(2014)21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向伟犯玩忽职守罪,被告人苏现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2004年12月9日作出(2014)伊少行初字第81号刑事判决:被告人张向伟犯玩忽职守罪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被告人苏现斌犯诈骗罪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10万元。二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20日作出(2015)洛刑一终字第45号裁定,撤销本院(2014)伊少刑初字第81号刑事判决,发回重审。2015年7月6日,本院将该案退回伊川县人民检察院补充侦查。因在法定审理期限内难以审结,2015年7月6日报请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延期审理三个月。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7月3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伊川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翔云、胡春晓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向伟及其辩护人杨继红、被告人苏现斌及其辩护人魏鹏龙、杨灵敏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伊川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诈骗罪
1、被告人苏现斌的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于2010年初已处于全线停产状态,苏现斌为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于2012年采用篡改会计审计报告、虚构在职职工花名册等方法,提供虚假的申报材料,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198.86万元。
2、被告人苏现斌的洛阳鸿源化工厂于2007年1月5日因年检问题被吊销营业执照。苏现斌为了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于2012年10月采用隐瞒该工厂营业执照已被吊销的事实向税务局申请税务注册登记,后在零纳税的情况下又注销税务登记,且采用虚构在职职工花名册等方法,于2013年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139.6万元。
综上,被告人苏现斌共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338.46万元。案发后,其中赃款80万元已被依法追缴。
(二)玩忽职守罪
被告人张向伟在任嵩县工信局副局长主管关闭小企业工作期间,于2013年在审查洛阳贝斯特材料有限公司申报材料时,不认真履行职责,导致洛阳贝斯特材料有限公司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巨额补助资金198.86万元。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向伟的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告人苏现斌的行为已构成诈骗罪,要求依法惩处。
被告人张向伟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不持异议,认为不构成玩忽职守罪。
被告人张向伟的辩护人辩称,被告人张向伟不构成玩忽职守罪。张向伟不存在玩忽职守行为,按文件规定工信局关闭小企业工作流程分三部分,一是计划申报,二是资金申请,三是实施关闭和监督检查。被告人张向伟2012年6月13日被任命为嵩县工信局副局长负责小企业工作,此前国家已下达对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等企业关闭计划的批复,嵩县政府已经下文要求对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等六家企业实施关闭。也就是说被告人张向伟并不负责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的关闭计划的申报工作,对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是否符合关闭条件及申报工作不承担责任。被告人张向伟接任后,企业关闭工作进入资金申报阶段,张向伟只负责企业注销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相关证照,按规定要求企业完善补助资金申报材料,确认企业申报材料完整,确认企业已关闭后,由工信局财政局向市工信局财政局上报申请资金文件,经市工商、质检、税务、审计等部门联合会审后,由市工信局逐级上报层层审核后下拨资金。被告人张向伟在此阶段不存在失职。本案的发生系多因一果,即使被告人张向伟在工作中存在一定疏忽,其行为对国家资金被骗的损害后果并不起决定性作用。况且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符合关闭条件,认定被告人张向伟玩忽职守,给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没有依据。
被告人苏现斌及辩护人辩称,认定苏现斌诈骗,事实不清,罪名不成立。被告人苏现斌主观上没有诈骗故意,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洛阳鸿源化工厂符合关闭条件,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是2010年初全线停产,苏现斌没有篡改会计审计报告和虚构200名职工花名册;洛阳鸿源化工厂不存在隐瞒营业执照被吊销、虚构176名职工花名册等情况;河南省人民检察院第四批指导性案例中对此类情况不按诈骗处理。因此被告人苏现斌不构成诈骗罪。
经审理查明:
(一)诈骗
1、被告人苏现斌的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于2010年初已处于全线停产状态,苏现斌为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于2012年采用篡改会计审计报告、虚构在职职工花名册等方法,提供虚假的申报材料,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198.86万元。
2、被告人苏现斌的洛阳鸿源化工厂于2007年1月5日因年检问题被吊销营业执照。苏现斌为了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于2012年10月采用隐瞒该工厂营业执照已被吊销的事实向税务局申请税务注册登记,后在零纳税的情况下又注销税务登记,且采用虚构在职职工花名册等方法,于2013年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139.6万元。
综上,被告人苏现斌共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338.46万元。案发后,其中赃款80万元已被依法追缴。
(二)玩忽职守
被告人张向伟在任嵩县工信局副局长主管关闭小企业工作期间,于2013年在审查洛阳贝斯特材料有限公司申报材料时,不认真履行职责,导致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巨额补助资金198.86万元。
另查明,被告人苏现斌虽对公诉机关指控有异议,但在侦查机关调查时,已供述基本犯罪事实,庭审时虽有辩解,但自愿认罪,公诉机关已当庭认定苏现斌的行为构成自首。
再查明,被告人苏现斌在取得补助资金后,用于偿还企业借款93万元。
上列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一、公共证据:书证
1、户籍证明及前科证明
证明:苏现斌出生于1965年11月10日,张向伟出生于1970年7月20日,案发时两人均已达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且无前科。
2、嵩县人民政府(2012)2号文件
证实嵩县人民政府于2012年6月13日任命张向伟为嵩县为工业和信息化副局长职务。
3、中央财政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申报工作说明
证实:关闭小企业的总体要求是企业合法设立,关停确有必要,附件必须齐全。已经关闭的企业不得列入关闭计划。真实性要求:企业需要提供相关证照材料证明其合法性和职工人数真实性,各级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负责说明拟关闭的原因,并对企业提供的证照材料进行完整性和真实性审核。
4、中央财政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管理办法
证实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主要用于关闭企业职工安置等支出,补助标准是:符合条件的关闭小企业补助金额=本企业在岗职工人数×所在地级市上一年度企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总额×补助系数。补助系数根据中央财政年度预算安排等多种因素综合确定。对于国家级贫困县市补助系数可以适当提高。
二、分项证据一一关于第一起贝斯特公司苏现斌诈骗与张向伟玩忽职守证据
(一)书证
1、贝斯特税务登记表
证实贝斯特公司于2007年1月11日开业,纳税状况:2007年1月10元,5月21元,2010年9月6324元,其余年份、月份均0纳税.并于2010年9月26日注销。
2、嵩会年审字(2012)35号审计报告及证明
证实嵩县通正会计事务所于2012年5月21日出具贝斯特会计报表,证实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于2012年度没有生产,没有收入,没有纳税的情况,其中资产负债表显示应缴税金为-61657.16元,未分配利润为-872879.54,其中利润分配表显示营业收入及利润均为0。
3、嵩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4年出具证明证实2012年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报告书的签订劳动合同职工花名册中的高小红等200余人没有在该局办理关闭小企业签订劳动合同的就业备案手续。
4、犯罪嫌疑人苏现斌提供的关闭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申请补助资金的材料,共8份(虚假材料),其中:
(1)2012年地方小企业关闭基本情况汇总表及企业基本情况
证实苏现斌申报的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职工200人,关停时支付职工经济补偿金182万元,关闭支出费用230万元,实施关闭年份是2012年5月,利润总额16万元。
(2)关闭小企业签订劳动合同职工的花名册
苏现斌提供了包括其在内共有200名职工,参加工作时间均是2008年3月,解除劳动合同时间均是2011年6月。
(3)企业生产经营证照注销证明
嵩县田湖分局于2012年4月5日出具证明证实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税务登记证书已经(具体注销时间没有写明)注销。
(4)2011年12月31日财务审计报告
财务报告本身真实,但附件篡改:首先行文格式变动,一横版一竖版;未分配利润573192.92元(真实情况是未分配利润为-872879.54),营业收入1569879.36元(真实情况是0收入);利润总额2951952.61元(真实情况是O)。
5、嵩县工信局与财政局联合拨付关闭小企业专项补助资金的意见及支付申请凭证、委托收款申请、收到条等
证实苏现斌通过委托嵩县瑞辉商贸公司代收的方式,于2013年1月28日收到国家关闭小企业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补助资金167.86万元,于2013年4月22日收到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关闭补助资金31万元,共计198.86万元。
(二)证人证言共22位证人证言
1、证人张云霞证言(系嵩县国税局田湖分局局长)
证实:洛阳市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于2010年7月申请注销,我们经过正常的程序确定该厂已经关闭不再生产,且不欠税款的情况下,于2010年9月正式注销。到目前为止洛阳市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没有再办理税务登记证,也没有再缴纳过税款。经过我们巡查,2010年9月之后洛阳市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没有再生产过,也没有职工。只是后来,发现中铁十五局在该厂进行办公。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税务注销登记证明是我出具的。因为这证明是2012年4月5日苏现斌到我所要求出具的,所以证明上落的日期是当天。其实,洛阳市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是2010年9月已经注销。
2、证人唐程鹏(系嵩县通正会计师事务所副所长)证言
审计报告中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系伪造,与我所存档的审计报告不符。财务报表、账本、记账凭证的真实性由企业负责。会计师事务所只是对上述资料依据审计程序进行书面审核,不负责鉴定、辨别企业提供资料的真伪。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给通正会计师事务所提供的财务报表、账本、记账凭证是真实的,财务报表、账本、记账凭证显示这企业2011年度没有生产,没有收入、没有纳税,管理费用中也没有显示动力费用(主要是电费、燃料)缴费情况。利润表上显示没有收入、成本,表明该企业没有经营生产。
3、证人王吉现(系嵩县人事劳动局办公室主任)证言
摘录:大概是2012年的时候,程志强局长跟我说有几家关闭小企业的职工花名册上需要加盖人事局公章,已经协调好了,县领导交办的,我就拿着人事局的公章在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等几家企业职工花名册上加盖了人事局的公章。我没有审查,审查是业务股室的事情。程志强局长交代我加盖公章我就加盖了。
4、证人吴天水、田社立、李西凡、高自伟、刘建生、仝喜宾、张建成、张关民、王国照、刘冬见、高志明、王见庆证言
均证实没有在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上过班,对花名册有自己名字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领取到安置费,也没有将身份证等借给他人使用。
5、证人卢明旗、高志明、仝移宽、高峰宾、张延峰、杜中奇证言
均证实在苏现斌厂内陆陆续续干过,没有领过安置费,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不知道(花名册)怎么回事。
6、证人王希凤证言(被告人苏现斌妻子)
摘录:我在洛阳市鸿源化工厂、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没有具体负责的工作、因为都是自己家的企业,有时候厂里忙不过来了,我去帮帮忙。苏现斌交代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没有具体的工作。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大概是是2010年9月左右停产。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停产后,我就没再去过,有没有职工我不清楚。中铁十五局2010年开始在田湖修高速公路时用的是洛阳市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的电,另外还有一个砂石料厂和涂料厂。我不参与洛阳市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的具体经营,企业一直处于试生产状态,生产的东西都合格,经营状况不太好。具体情况我不了解。我不清楚职工怎样安置的。
(三)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苏现斌供述
2011年我经营的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属于高污染、高耗能企业,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发展,根据政府的要求进行关闭,2011年10月份左右开始停产,根据政策相关部门的要求和规定,我给嵩县发改委提供了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机构代码证等资料。后来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被确定为拟关闭小企业对象,列入关闭计划并上报。2012年关闭计划批复,根据要求又向嵩县工信局提供了营业执照注销证明、税务登记证的注销证明、审计报告、职工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的花名册,在提供资料的过程中,由于我们企业管理不规范,我按照当时企业最旺盛的时候的职工人数进行了上报,造成申报关闭小企业补贴资金资料中的签订劳动合同职工人数与实际人数不符。审计报告在制作过程中,我给嵩县通正会计师事务所提供了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的企业账目,嵩县通正会计师事务所根据我提供的账目资料出具了审计报告,审计报告出来后,由于审计报告中很多数据都是零,反映不出企业生产状态,我就将其中的一些数据进行了改动,造成审计报告与实际存在不符。随后我将这些不实的材料上报给嵩县工信局,后来张向伟等人到我的厂里来看过,提出要看劳动合同,我说劳动合同有的签订的有,有的没有,也不全,现在找不到了,张向伟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再看劳动合同。再后来张向伟将这些资料进行上报,到2012年大概11月份左右(具体时间记不清楚)这补助资金回来,大部分用于偿还企业贷款、原材料款、运费等欠款(具体数额记不清了),一部分用于投资鞋厂大概花了七十万左右。
2、被告人张向伟供述
2012年关闭小企业工作是2011年上半年进行申报,当时由于嵩县没有成立工信局,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等六家企业申报计划工作由嵩县发改委负责,2012年5月嵩县成立工信局,我接手负责关闭小企业工作的时候,国家已经下达了对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等六家企业关闭小企业计划的批复,2012年6月份,嵩县县政府下文对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等六家企业进行关闭,我们根据国家下达的关闭小企业关闭计划通知企业准备关闭相关工作,督促企业注销营业执照、税务登记等相关证照手续。并督促做好企业的拆除工作。然后按照上级要求企业制作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申请报告书,然后由工信局和财政局联合向市工信局和财政局上报申请资金文件。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等六家企业补助资金申请报告书由企业制作完成后交我们审阅,我们对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等六家企业补助资金报告书里面的各种证照注销手续及其他材料进行审查,审查无误后,按照市里通知上报市工信局,由市工信局组织工商、质检、税务、审计等部门对补助资金报告书进行联合会审并出具意见。然后由市工信局向上逐级上报,待工信局、财政部审批后下达补助资金。国家将资金逐级下拨到嵩县财政局,由我们工信局将资金划拨给洛阳贝斯特材料有限公司等六家关闭企业。
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上报计划的时候不是我们工信局负责的,但是作为嵩县企业管理局的职工,对该企业有所了解,该企业建成后,进行了试生产,以后企业是否生产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2012年国家下达关闭小企业计划前该企业已经停产。申报资金审查时一是根据企业在申报关闭计划时报的职工人数,二是根据企业提供的岗位情况,定岗定员。该企业没有提供劳动合同,说丢失了,我想着只要人事局盖章了,应该就认定有劳动合同。我当时没有认真审核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上报的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申请材料。就是想着资料上报市里面后市工信局会组织相关部门会审,他们审查会更专业点,所以自己就没有认真进行审核。把关不严,行为失职。
三、分项证据一一关于第二起鸿源化工厂诈骗证据
(一)书证
1、鸿源化工厂税务登记表
证实鸿源化工厂于2012年10月1日开业,纳税状况:一直0纳税。
2、嵩县工商局(2013)第55号注销通知书
证实2007年1月5日嵩县工商局为洛阳市鸿源化工厂出具注销登记核准通知书,决定对鸿源化工准予注销登记。
3、嵩县工商局证明
证实嵩县工商局于2014年6月24日出具证明证实鸿源化工于2007年1月5日因未年检被吊销营业执照,当时工作人员进行注销录入,但当时未出具注销书面通知书,2013年苏现斌要求出具,工商局出具了字号为2013年55号的通知书,但日期写成当时受理注销的日期。
4、洛阳大和联合会计师事务所证明
证实其对鸿源化工提供的会计报告因提供的资料虚假,所以不具有法律效力。
5、嵩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证明
证实嵩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4年7月7日出具证明证实2013年洛阳鸿源化工厂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报告书的签订劳动合同职工花名册中的李省卫等176余人没有在该局办理关闭小企业签订劳动合同的就业备案手续。
6、苏现斌提供的关闭鸿源化工厂公司申请补助资金的材料,共13份(虚假材料),其中:
(1)2013年地方小企业关闭基本情况汇总表及企业基本情况
证实苏现斌申报的鸿源化工厂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职工176人,关停时支付职工经济补偿金180万元,关闭支出费用187万元,实施时间是2013年1月,利润总额50万元。
(2)关闭小企业签订劳动合同职工的花名册
苏现斌提供了包括其在内的共有176名职工,参加工作时间均是2002年12月,解除劳动合同时间均是2012年12月。
(3)嵩县工商局(2013)第55号注销通知书
证实苏现斌提供嵩县工商局于2013年6月3日为洛阳市鸿源化工厂出具注销登记核准通知书,决定对鸿源化工准予注销登记。
(4)审计报告
会计报表显示2012年未分配利润1420964.93元,营业利润:451384.85元.净利润:451105.78元,营业税金8261.78元。
备注:真实的情况是该厂就未建成,2007年就已被吊销。
7、嵩县工信局与财政局联合拨付关闭小企业专项补助资金的意见及支付申请凭证、委托收款申请、收到条等
证实苏现斌通过委托嵩县瑞辉商贸公司代收的方式,于2014年1月16日收到国家关闭小企业鸿源化工厂补助资金84万元,于2014年3月7日收到鸿源化工厂关闭补助资金55.6万元,共计139.6万元。
8、嵩工商处字(2007)第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工作说明(法院卷)。
证实鸿源化工厂由于未依法年检被嵩县工商局于2007年1月5日依法吊销,因系统原因,进行了注销录入,该企业实为吊销状态。
9、追缴赃款票据(法院卷)。
证实苏现斌共退缴赃款80万元。
(二)证人证言共八位证人证言
1、张云霞(系嵩县国税局田湖分局局长)证言
证实:洛阳市鸿源化工厂是2010年10月在田湖国税分局办理的税务登记证,2013年4月注销了税务登记证。在此期间一直零申报,也就是一直没有缴税。
2、裴精(洛阳大和联合会计师事务所所长)证言
摘录:财务报表、账本、记账凭证真实性由企业负责。会计事务所只是对上述材料依据审计程序进行书面审核,不负责鉴定、辨别企业提供资料的真伪。
3、王永光(2013年3月之后嵩县人事劳动局办公室主任)证言
证实:2013年7、8月份,嵩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贾海彦拿着洛阳市鸿源化工厂等几个企业的职工花名册让我给加盖人事局公章,最后经领导同意我就加盖了人事局的公章,我就给贾海彦加盖了人事局的公章。
4、程志强(嵩县人事局副局长)证言
证实2011年6月嵩县发改委齐红续要其在花名册上盖章,其不同意,后来齐红续让县领导签字,并再次要其盖章,经王局长同意,最后盖章了。
5、王国伟、吴学卫、吴站敏证言
均证实没有在洛阳市鸿源化工厂上过班,没有签订过劳动合同,没有领过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身份证等个人信息也没有借给别人用过。
6、王希凤证言
证实2012年10月份嵩县环保局强制性把设备拆除了,具体什么时候停产不知道。没有参与过洛阳市鸿源化工厂的财务管理,不清楚账目是谁整理的和职工是怎么安置的。
(三)被告人苏现斌供述
摘录:当时我的洛阳市鸿源化工厂管理不规范,没有账目,根据当时的流水账和生产记录去作的审计报告,在申报过程中也存在虚假的地方,没有纳税写的有纳税,没有利润,虚报利润,职工人数也是按企业生产最旺盛的时候的人数报的,多报了职工人数,虚报的人数大概二十来个人。
被告人苏现斌的辩护人提交五组证据:
第一组政府文件6份,证明被告人苏现斌的两个企业、符合政策规定的关闭对象,被政府行政性关闭。
第二组洛阳市鸿源化工厂、洛阳贝斯特电器材料有限公司完税证明等6份证据,证明洛阳市鸿源化工厂、洛阳贝斯特材料有限公司陆续生产的事实。
第三组王希凤银行明细清单、杜丽娜银行交易明细等8份证据,证明被告人苏现斌使用补助资金的去向。
第四组被告人平时表现证明三份,证明被告人平时表现。
第五组企业生产及拆除时的照片。
以上证据已经法庭质证,证据来源合法,对能够相互印证的部分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向伟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实施关闭小企业计划的过程中不认真履行职责,致使国家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告人苏现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国家关闭小企业补助资金,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诈骗罪。伊川县人民检察院指控二被告人罪名成立。被告人张向伟的辩护人认为其不构成玩忽职守罪的辩护意见与本案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本案中被告人张向伟的审查申报行为仅是多个上报、审核、审批环节中的一个,本案的发生系多因一果,被告人张向伟对造成损失所起的作用有限,其犯罪情节轻微,依法可免于刑事处罚。被告人苏现斌在案发后能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苏现斌在案发后积极退缴部分退赃,可酌定对其从轻处罚。故对被告人张向伟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对被告人苏现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经合议庭评议,报本院审委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苏现斌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10万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张向伟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
二、对被告人苏现斌继续追赃,追回后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判长  许少锋
审判员  王国强
审判员  李秀荣
二〇一五年九月一日
书记员  何睿娥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伊川县人民法院